文学世界>修真仙侠>丈夫A变O以后(美强/双性) > 2、指检(你必须)
    探查的几十秒漫长的不可思议,空气像雏鸭的羽绒在淌水的小口摩挲,可怕的瘙痒很快从穴口爬到深处,最后甚至揪住腹腔内的脏器狠狠揉搓,闻昭无声地抽着气,忍到后来呼吸瑟瑟,两排牙齿咬在一起互相哆嗦,他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喝止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魏湛青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,他猛地退后一步,呼了口气稳住心绪,这才看向床上,发现那人竟抖得不行,两腿绞的比开始更紧,他的心提起来,上前一步按住他湿滑的臂膀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闻昭已然半昏聩,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给你做一个详细检查...”魏湛青移开落在他身上的视线,捡起滑在地上的外披重新给他盖上,犹豫了一下问:“要我帮你弄出来一次吗?”

    闻昭浑身剧颤,摇摇头,撑着床直起上身,缓了半天才问:“回...家吗?”

    回他们在3237号的居所。

    “回。”魏湛青没有坚持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出去找到守在门外的狱长,从他那里取了斗篷和信息素抑制贴,在对方满脸赔笑中回到牢房搀起闻昭:“我可以背你。”

    闻昭嗤笑一声,仍是无话,扶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挪动双腿,却难以避免牵扯到腿心的肉窍,像被毒蝎在窍内最软一处狠狠蛰了下,他猝然握紧他的手臂,挨过一阵淫邪的瘙痒后,他缓缓把腿放在地上: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像枯死多年的树皮在砂纸上摩擦,魏湛青皱眉,用斗篷把他严密裹住,万幸他俩身高差不多,他一手环住他的肩,一手扶住他的腰,将他全身重量拉到自己身上:“逞不动能的时候我就给你一个公主抱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...”这份体贴让闻昭眼角鼻腔发酸,却只能挤出一句敷衍的挖苦:“真是高看自己。”

    魏湛青见他露出自己熟悉的样子,笑容里多了几分轻松:“少瞧不起人,去年我们所和医学院合作,要从山里搬一头山猪出来,队里除了我都是女孩子,找到车之前全靠我出人力,那猪少说有三百斤,你再重能重过山猪?”

    探查的几十秒漫长的不可思议,空气像雏鸭的羽绒在淌水的小口摩挲,可怕的瘙痒很快从穴口爬到深处,最后甚至揪住腹腔内的脏器狠狠揉搓,闻昭无声地抽着气,忍到后来呼吸瑟瑟,两排牙齿咬在一起互相哆嗦,他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喝止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魏湛青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,他猛地退后一步,呼了口气稳住心绪,这才看向床上,发现那人竟抖得不行,两腿绞的比开始更紧,他的心提起来,上前一步按住他湿滑的臂膀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闻昭已然半昏聩,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给你做一个详细检查...”魏湛青移开落在他身上的视线,捡起滑在地上的外披重新给他盖上,犹豫了一下问:“要我帮你弄出来一次吗?”

    闻昭浑身剧颤,摇摇头,撑着床直起上身,缓了半天才问:“回...家吗?”

    回他们在3237号的居所。

    “回。”魏湛青没有坚持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出去找到守在门外的狱长,从他那里取了斗篷和信息素抑制贴,在对方满脸赔笑中回到牢房搀起闻昭:“我可以背你。”

    闻昭嗤笑一声,仍是无话,扶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挪动双腿,却难以避免牵扯到腿心的肉窍,像被毒蝎在窍内最软一处狠狠蛰了下,他猝然握紧他的手臂,挨过一阵淫邪的瘙痒后,他缓缓把腿放在地上: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